现金赌博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961|回复: 0

我们似乎还可进一步追问,实验科学是否就是近代西方崛起的奥秘?王阳明对“格物”理

[复制链接]

16

主题

16

帖子

74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74
发表于 2017-11-20 18:18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“诗意地栖居”,正是德国哲学宗师海德格尔的核心概念,也正代表着海德格尔对近代西方思想尤其是近代科学的反思和批判。
杜维明尝言:心学所体现的宽广的人文精神,应该成为所有地球人的参照。
反过来说,在世界其他文明的参照之下,我们也能更好地理解心学在当代的价值和意义。
借用心学先导陆象山之语:“东海有圣人出焉,此心同也,此理同也。
西海有圣人出焉,此心同也,此理同也。
”《五百年来王阳明》,虽立足历史,却以“完人之问”和“心学之问”这两个终极问题指向当下、指向未来。
东海西海,心同理同,王阳明的智慧,大约并不只会诗意地栖居在神州大地上,也会与四海先哲的思想,共栖于世界,与天壤而同久。
(作者:陈玉聃,系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)
走在村里的大街小巷,随意打听村里哪个人晚上动静最大,一准围了七八个热心的人上来,告诉你:耿老二!你先不要觉得意外,这可是确确实实的,绝不忽悠人。
耿老二最出名的当是他的呼噜。
据说半夜站在村头,整个村子只有三种声音听得最清楚也最让人震撼——叫早的鸡,看门儿的狗,耿老二的呼噜打一宿!有人说了,打呼噜谁不会啊,这有啥大惊小怪的!耿老二今年六十刚过,个子不高憨憨的,一看就是老实人模样儿。
整天的迷迷瞪瞪也不善言辞,看外表也没啥出奇的地儿,基本属于扎进人群就找不见的类型。
平常乡里乡亲的见面儿打个招呼,前三句绝对没毛病,越往后话越少,有时干脆不吱声了,就是一味的笑呵呵。
平常坐一起总免不了碰上一两个嘎小子,见耿老二木讷的样子便开起了玩笑:二哥,昨天又被二嫂踹下炕头了吧!一宿没听见你开声呢!耿老二脸一红,也不气恼,“哪儿能呢,昨晚家里老母猪下崽儿,在猪圈蹲守一宿呢!”“我才不信呢,一会儿找俺嫂子去,看她咋说!”这嘎小子越说还越来劲了,耿老二呵呵一笑:去呗——不怕把你撕了随便!其实为这倒霉的呼噜,耿老二可没少受气,打骂是常有的事,被踹下炕去也是家常便饭了。
当年生产队那会儿,就为这事儿还闹出过大笑话儿呢。
那时耿老二结婚还不到两年,家里刚得了一个大胖小子。
小家伙儿虎头虎脑儿的特招人喜欢,就一样——脾气大。
饿了哭是饱了闹,一到晚不睡觉!本来枕边儿上有这么一个“震天响”就够闹心了,再添上这么一个“夜里欢”,二嫂这日子真真儿的是水深火热啊!这一天两天的好凑活,时间长了二嫂受不了了。
自家老娘前几年离世了,只剩老父亲跟着两个哥哥轮流过活,住娘家根本行不通;婆家这边儿叔子姑子全住一起,人多房子少,想躲也躲不开避也避不了……实在没办法,抱起孩子直奔了大队部。
村里几位当家人也犯了愁!若为别的家庭矛盾还可以调解劝和,可这事儿谁也没遇到过啊,该咋解决呢,几个人是哭笑不得。
当时的村支书是耿老二的本家叔叔,心说既然睡不到一起那就分开,总不能为这点儿事小两口儿离了。
跟老二商量,说生产队缺一个饲养员,你干脆带着铺盖去队部吧!事情总算解决了,生活又恢复了正常。
饲养员的工作也不累,就是伺候生产队里的一群猪崽和几头平日里下地劳作的牲畜,既耽误不了家里边的活计也免去了下地挣工分的辛苦。
每天晚上吃饱喝足就到队部,半夜添上一两回草料,大部分时间就是睡觉。
二嫂子有时晚上也过来慰问指导一下,主要就是研究下一代的问题,几年下来成果也是颇丰!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农村土地承包到户,生产队解散了耿老二又搬回了家里。
好在这几年日子好过了,家里建起了新房子,大儿子和大闺女在城里上学平常很少回来住,家里只剩小儿子和老伴儿住一起,老二便自觉的住到了另一个屋。
这呼噜当真奇怪的很,平时生活节奏慢还好一点,可一旦身心累了乏了,那种爆发力一下子迸发出来足以让人感觉震撼;若碰见心理素质不太好的,冷不丁的来这么一嗓子那是会要人命的!邻村有一个家伙,惦记上了耿老二那群羊,一天晚上夜黑风高偷偷的摸了过来。
这家伙翻墙进院儿,躲黑旮旯儿里观察了好一阵,见一家人睡的死沉沉的便大了胆子开了羊圈的门,正往外轰赶羊群的功夫儿,忽听得“呵儿喽”一声打屋里头传了出来,这声音就好比帕瓦罗蒂的美声男高音的调子,只一嗓子便把偷羊人吓的蹲坐到地上。
难道被发现了?这倒霉家伙暗地里正琢磨呢,不像啊,这黑灯瞎火的恐怕太紧张了自己吓自己呢!忙不迭的直起腰,小身板儿还没转过来呢,声音又一次传来,偷羊人只觉得心头一紧,血往上涌两眼一黑“咣当”一声倒在了地上。
屋里人听外边院子有动静,赶紧的拉开灯跑了出来,只见院门打开,头羊已经从圈里头溜达出来正往外走呢,羊圈门边的地上正蜷缩着一个黑色的人影儿,登时明白了,敢情遇到偷羊贼了。
派出所里,苏醒过来的偷羊人还心有余悸;当听说那动静儿是耿老二的呼噜声时一下子颓废的坐到椅子上,许久才长出了一口气。
“耿老二的呼噜吓死了偷羊贼!”这消息就像长上翅膀,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传遍了四乡八邻,老二一下子成了乡村的名人。
有几个下乡锻炼的大学生对这事儿产生了强烈的好奇,带上了耿老二来到市里的医院,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一处不落的查了个遍,身体各部分组织器官一切正常,没毛病!转眼年近花甲,岁数一天天大了,儿女们也都有了各自着落,二嫂也不见了年轻时的火气。
几十年风风雨雨一路走来,也渐渐适应了二哥的呼噜声,据说有时听不到呼噜声还睡不着呢!
这晚,雨刚停,学校门前又响起了笛声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现金赌博

GMT+8, 2018-7-18 18:28 , Processed in 0.093600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